义乌市飞天灯具厂
中国荧光板行业NO.1
  • 联系电话:86 18267084858
  • 传真号码:86 0579 82441312
  • 电子邮箱:mikeye@flyskyled.com
  • 公司地址:中国 浙江 绍兴市 诸暨市安华镇河杨村包装园区36、37号地(蔡家畈牌坊对面)
招商加盟
首页 > 行业资讯 > 傅盛:创业的两个盲点 就能导致整个事情崩塌

傅盛:创业的两个盲点 就能导致整个事情崩塌

发表时间:2018-05-02 15:41     来源:荧光板

你与创业成功的距离,不是智商的距离,而是认知,并且不断提升认知 。

1

我记得,刚从奇虎360出来时,给自己总结两句,“天高任鸟飞,海空凭鱼跃”。每天看着一个新奇的世界,充满好奇心,过一段时间,变得迷茫。天太高,海太蓝,每天面临无数多选择。

天天看着人家起来,每天都在想,我的想法是不是有问题,是不是有可能做不到。 后来终于总结出来,创业最大的难度就是太自由了,自由到你很容易失去方向。

当时,网上有一个帖子,经常说,中国人从造原子弹到氢弹,只花了几年时间,比美国人、苏联人都快,但他说,其实第一个造原子弹和后面再造出原子弹,难度是不一样的。天上和地下的差距。

因为没有做出原子弹时,这件事能不能做成是不知道的。你没有这条路径。当别人做出来后,你再重新造一颗。你知道,它可达。你把范围集聚缩小了,变成了工程性问题。 而开始,只是探索性问题。两个问题的难度,截然不同。

我从奇虎出来,第一次见到雷军,他问我一个问题,“360是怎样做成的?”我说,带了四个人,做了上亿用户。其实我连公司例会都不参加。因为太小。没人让我参加。我离开时,360在PC端全中国占有率已超过50%。

接着,雷军继续问了我一个问题,“在这件事情上,你的功劳大?还是周鸿祎功劳大?”我当时脑子转了一下,我想,他为什么问这个问题。后来我说,周鸿祎功劳大。

从没有广告到每天一百万下载,做到全中国50%占有。说实话,当时出走,我内心多少有点负气。但,随着时间的流逝,经验的积累,我慢慢发现,自己的答案是对的。

坦率地讲,安全这个方向不是我想的。当时我认为,安全不可能做赢。当然,也没有人认为可能做赢。瑞星、金山,几百人团队。我们是几个人。

当时公司说,你先做一款口碑软件再说。尽管,方向没有那么居功至伟的前瞻性,但给了你一个封闭式问题。就做一款免费安全软件。在这个封闭式问题下,做的所有努力,已经把难度极具降低。

没有方向时,你觉得都是方向。来回探索,大量时间被消耗。但给你一个固定性问题,叫封闭式、有区间问题。难度其实大幅度下降。虽然想出了,很多产品点子,但一个选择的重要性,其实远远大于过后做出的很多努力。

这是我对那个问题的思考。他给了我一个收敛性问题。在这个收敛性问题下,又给你提供人力、财务、公司构架。虽然没有推广费用,但不需要担心人员工资,不需要担心很多让你游离于产品之外的事情。只需安安心心做产品经理。正好机会来了,它变得很大。

后来,我越来越觉得,把一个问题变收敛,是很困难的一种状态。最近我在读一本书,叫《爱因斯坦传》。虽然那是个物理学的盛世时代,但爱因斯坦为什么能在那么多人情况下脱颖而出呢?

其中一个描述让我印象深刻。爱因斯坦很年轻就在想象一个场景。跟着一束光旅行会看到什么?由这个场景不断在大脑里思考。 逆向化思考。把物理学上极其开放的探索,变成非常收敛的、具体化的形象,思考出了相对论。

还有一个场景。从下降的电梯里,会感受到什么?我突然发现,把一个开放式的问题,变成一个封闭式场景思考,可以使一个人的思维能力有巨大提升。

我想说的是,我们在创业过程中,可能最难的就是把自由度变成一个具体问题,变成一个具体目标。因为,我们在创业的时候,总是信心满满的认为,我要改变世界,我要成为最牛的人,我要做最好的自己。

我也一直用这种方式激励自己。一直到2010年,最困难的时候,当时在珠海,被对手强烈打压。产品和内部整合上,遇到很多问题。我才有了新的思考。

有一个记者去珠海采访我。问,你想把金山网络做成怎样的公司?我说要全力以赴的做成一家超牛逼的公司。他说这个不够。他说你知道吗?他举了对手的例子。比如那个人。看着他天天打这个打那个,但他一直想成为这个行业前几名,甚至大佬。他会全力以赴,把一个问题,一个方向,变成一个目标。

听了这句话以后,我突然意识到,自己以前很多思考,是错误的。因为,以前都在想,如何做最好自己,如何变牛逼,看上去有目标,却把“状态”误认为“目标”,甚至觉得自己做的都是对的。

我经常问团队,这件事为什么没做好?他说我已经全力以赴,我很努力,每天都在认真工作。我说这些都不是可以被证明的过程。你误把自己开放式的心理和工作状态,当成了工作和前进的目标。

降低创业难度:把一个开放式转变为封闭式问题

什么是封闭式问题呢?

后来,我开始思考。金山网络,要成为全球最优秀的互联网公司。我发现不够。我又开始思考。我说要变成国际化的公司。还是不够。我说要变成中国公司里移动端国际化最好的公司。仍然不够。最后变成一个封闭式的问题,说起来没那么有情怀。我说,成为国际上移动端的360。

由这个问题开始,我想到,找出Clean Master的突破点。把Clean Master变成一个封闭式问题。测算全球6亿覆盖用户,每天想想,我们怎么能做到。最近,我把这个问题又变成了一个更具像的问题。在全球移动互联网公司里,变成全球TOP3移动广告平台。

当然,这没有工匠精神,好奇心改变世界,听起来那么有情怀。这是个封闭式目标。但当你在一个封闭式目标下去做用户获取,做大数据分析,做到广告信息有效分发等等。一下变得清晰很多。

2

回到如何做好一个创业公司CEO。 我认为,最核心问题,就是能把创业情怀变成具体问题。这个问题越具体越好。

人和人之间最大的界限就是思维模式。 思维模式看起来很简单,但你要突破这层窗户纸,难度比你想象还大。我一直在内部跟团队说,近几年,我可能是观察雷军最近的人。

但我还是要问大家,45岁雷军的精力旺盛,还是25岁雷军的精力旺盛?我相信自然规律,一定25岁。再问,十几年前,金山软件在整个行业里的技术、人才优势大?还是今天小米的人才、技术优势大?为什么金山和小米,今天差距如此之大?

这个问题我跟雷总探讨过很多回。问题在于,金山当年看到什么是机会就做什么。他一直没把这个问题收敛起来。全力以赴,每个领域都做。做最好的自己,最好的公司,民族软件的旗帜。大量的资源,消耗在不同战线。

小米成立时,我认为雷总把这个问题想的非常深刻了。一年卖一亿台手机就是伟大公司。当然,还有很多互联网精神。今天不谈情怀。忽悠创业者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怀。如果有情怀,工匠精神,就能改变世界。如果创业这么简单,所有人都可以上艺术学院接受两年培训,全是优秀的创业者了。

但,创业不是这样。为了包装,让自己更快传播出去,被更多人认知,被很多没有创业的人崇敬,好像蛮是羡慕的眼神,这样可以。一旦回归到创业基本点,就不要轻则谈生态,动则谈改变世界,梦想这些东西了。这只是前进的内在动力。

3

创业,要像做一道数学题一样。

京东上有一款体重秤,叫云麦好轻。以前猎豹一个同事做的。现在几乎销量第一。当时做到一个月六千台时,他找我讨教。他说傅总接下来怎么做,智能硬件好火,大家都在健身,我也在做社区,要把这个链条做起来。

我说别扯了。我说你把创业变成非常简单的问题。体重秤一年多少出货。你能不能拿下一半市场。今天六千台,什么时候能够做到十万台。没有做到前,全力以赴做。用价格、用设计、用所有东西,12个月之内看能不能做到?如果能够做到,6个月能不能做到?6个月能做到,需要哪些资源,能不能像一道数学题那样列在那里?

想清楚目标,然后立刻做。

我问,做到六千台,为什么做不上去。他说,当时有一个配件出问题,生产没跟上。我说为什么不是多条生产线?为什么不是每个配件上都有这种能力?反向推演问题,创业的目标感就会变得极清晰。

路上,我跟泉灵姐姐也讨论这个问题。她说,其实跟她的成长路径是一样的。高人总是高人一筹。最初想做最好的主持人,后来发现怎么是最好呢?你觉得最好,人家不觉得最好。她开始把问题一个一个变成封闭式的。比如对着镜子说话和对着人说话是一样的。花几个月时间在自己内心做一个衡量。比如说一段两分钟的话,不看表,标准的两分钟,正负不差5秒钟。她说变成这样的问题之后,就会使你的整个事情开始变简单,否则你就是茫茫行舟。

关于这种思考模式,我跟很多同事包括创业者聊过。很多时候,我们都会没有这样一种思维模式。雷总每次跟我交流,他很喜欢做一道算术题。那时候的雷军比现在要有精力,要旺盛的多,就是因为思维模式的差异。雷总做小米时,思维模式上了一级。

一年一亿台。五年前,他就冲着这个封闭式目标一步一步走。当时三星和苹果大概快到一亿。那么,中国有没有可能出一家一年卖一亿台手机的厂商呢?如果做到,对手机厂商产生怎样的影响?如果做到了,对电商产生怎样的影响?

反复就一个封闭式问题,来回推演。一旦具备这样的能力,创业就开始变得简单。虽然它不再像当初那么壮怀激烈,那么有情怀,但它开始变得有解。

有解是最难的一件事情。

所以,CEO的核心是树立一个简单可行的目标。树立一个越简单越聚焦的目标,越好。尽管这个目标,可能在过程中,不断变化。阿里巴巴的口号是“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”,但我觉得,他的封闭式问题是什么时候销售能够超过沃尔玛。以及怎么超过沃尔玛,用怎样的方式超过沃尔玛。

有一个词叫迎刃而解。我一直在思考刃在哪里?当猎豹想清楚要做国际化移动版免费安全软件时,变成全球超过6亿月度活跃用户时,变成全球TOP级别广告平台时,这个问题比“做最好的自己”、“全力以赴”要简单得多。

今天,我开始慢慢体会到,那种你想清楚一个问题,执行就开始变得简单的过程,而不是一种强烈依赖于强大的执行的状态。

创业过程中,开放式变成封闭式问题的转换能力,是我们真正最需要的能力的核心。

4

人的认知差距,会迅速拉大。过去四年,我们公司保持着每年150%的增长。但,你对这个世界的认知,你的判断能力,能保持每年翻一倍增长吗?其实非常难。这就是用固态模式做事情。

以前,对战略想得少,对风口也想得比较少。我记得,周鸿祎给我传达过一句话叫“只要坚持一个点做下去,就会有机会”。后来发现,当时的互联网是严重的稀缺经济。那个时候,就像西部大开发,遍地是机会。只要你想做一件事情,活下来就是王道。所以,剩者为王。

今天不一样了,红海竞争了。这种竞争态势下,真的得认真思考。每个点不能单做,或许做下去有机会,但人家已经布局重兵。 或者有很多事情,超出了你的认知。这就要求你有格局和破局结合的思考模式。

我以前讲过一个战略三板斧:预测、破局点和All in。其实,这代创业者,讲单点的故事更多,但格局思考少了。

格局思考是一种思维习惯。 至少像我这样草莽出身的人,以前想的更多是一个 小的点怎么撬动。但整个大行业、大风口、大机会的思考不够。看到的都是一些热点。想到的都是一些兴奋点。

这个时代,变迁之快,使得一个所谓小的兴奋点,在红海竞争中根本微不足道。第一,很难形成真正的爆发性。只有稀缺时,才可能有爆发机会。第二,很难形成突围作用。对手对你严防死守,你只稍微做一些亮点,很快就被扑灭了。

如果换作五年前,我可能不是这么思考问题。那个时候,就觉得360免费做成了,再做一个差不多的,也能做得好。

但现在,我会认为,有一些关键词,一定要去琢磨。如果每个人都在讲这些词,你就把这些词放在脑子里经常琢磨。

我曾经跟苹果前CEO交流过,他认为一把手的两种能力非常关键。

一方面,能跳出来,看到行业之间各种变化的机会。另一方面,又能深入进去,看到变化的连接点,能把这个点做到足够极致。 当这两个方面之间产生交叉,一个时代要开启了,这就是巨大的行业机会。两者缺一不可。

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强调,有格局思考,才有战略认知。而战略的核心,就是对清晰目标持续推进的路线图。

有一次我跟腾讯总裁Martin聊,我说,今日头条挺猛的,抢你们朋友圈的流量,你们得重视。他就苦笑一下说,是,但你知道互联网就像武林大赛,你有一群人,却打不过一个高手。关键点就在于两种认知的比拼。

后来我反思,公司高速成长,其实是一群人的成长。而这群人的认知,其实没有像业务成长那么快。你给他很重要的位置,他对这个行业的认知最后就代表着这家公司的认知,最后就出问题了。

我在清理行业干了十多年,包括以前能做360和猎豹清理大师,在清理这个点上,用户怎么使用手机这个点上,我的认知肯定穿透了全行业。所以,这个点上,我能找到机会。

今天在互联网公司,你得在一个领域,在这个认知点,有你非常认可的人,且能真的理解深入的人,去担当重任。

最怕让做报告人的认知取代行业的认知。而做报告的人,一般未必有行业有深入理解。最后造成,看上去投了很多人,但整个认知维度不够深。投了很多资源,沦为无效资源。

所以遇到一些困难,都不是问题。最怕遇到困难后,你觉得事实就是这样,而不去更新认知。这才要命。

最后,我想说,创业就是九死一生。创业要做的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。几个亮点,根本不足为道。而其中只要一两个盲点,就导致整个事情崩塌。

时代变化之快,竞争之激烈。对创业者关于各个维度的思考,要求越来越高。创业者要多从内心出发,反思自己认知上的差距。即使勤奋,也要聪明的勤奋。关键在于,勤奋只是基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