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乌市飞天灯具厂
中国荧光板行业NO.1
  • 联系电话:86 18267084858
  • 传真号码:86 0579 82441312
  • 电子邮箱:mikeye@flyskyled.com
  • 公司地址:中国 浙江 绍兴市 诸暨市安华镇河杨村包装园区36、37号地(蔡家畈牌坊对面)
招商加盟
首页 > 行业资讯 > 小富靠勤、大富靠命,失败率95%!他们才是创业时代最焦虑的人

小富靠勤、大富靠命,失败率95%!他们才是创业时代最焦虑的人

发表时间:2018-04-27 16:06     来源:荧光板

在中国市场,只要有3家IPO,甚至哪怕一家IPO,就可以称得上中国顶级天使投资机构;天使机构投资100个项目,可能只有5个左右能顺利退出。

雷军曾经说过:“虽然中国创业环境不断向好,但在中国创业最难的是天使投资,天使投资的成功概率,投30个项目成功一两个,前20几个项目都赔了,等最后一个成功了,还要征20%的税,很不合适。”

据“北大纵横”统计,中国7家最为知名的天使投资机构,每家2017年平均投资197.3个项目,平均创造了14个估值10亿以上的公司,占所投项目比例为7.17%;平均IPO项目数量为3个,IPO比例为1.52%;这几家天使投资机构从未执行过回购条款,平均每个天使投资机构综合退出率为4.71%。

也就是说在中国市场,只要有3家IPO,甚至哪怕一家IPO,就可以称得上中国顶级天使投资机构;同样意味着,天使机构投资100个项目,可能只有5个左右能顺利退出。

而天使投资人相比VC/PE,其回报周期长到无法直视,短则5、6年,长则十几年,如果赶上运气不好,甚至项目还没开始就结束了,更别谈回报了。如此低的成功率,天使投资人们能不焦虑吗?

 

失败率95%!超级天使也要栽跟头

活跃在中国最顶级的天使投资人,近日齐聚香港,在中国天使投资人大会上互倒苦水。

曾李青作为腾讯的五位创始人之一,在腾讯上市之后,便辞去腾讯COO,转身做起了天使投资人,原因是“想给自己找一份轻松的工作。”只是这份工作根本不轻松。

他讲起曾经投过一个项目,刚投完没多久团队就解散了,“解散原因太狗血”,他摆摆手不想多说。虽然钱没花完,还给留了一部分,但也足以颠覆他作为投资人的价值观了。“做天使投资人,特别是拿自己钱来做的,必须有乐观的心态。”

这样的事英诺天使基金李竹也遇到过。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一个人工养殖虫草的项目,当时这个项目并不成熟,但他很看好生物领域,觉得“遇到了天上掉馅饼的事情”,即使不是很懂也毅然决然地投了3000万人民币,结果这个项目失败了,让他赔了一笔。

李竹认为,所有的创业项目底层都是相同的逻辑,投资者对于项目不一定达到完全相信的程度,至少自己要觉得能够理解,再去选择投资。

出手少,也不一定就能避开所有的“雷区”。今日投资董事长何伯权,在天使投资圈属于“点射型”投资人,投得项目不多,成功率却极高。

创办乐百氏出身的他,早期投资的领域都是传统服务业,后来遇到一个做电子商务卖钻石的,仅凭兴趣,决定拍板投资。这个项目在挣扎了四五年后还是失败了。所以他表示,投资一定要选择自己熟悉的领域,要有自己的原则。

 

坚持20年,才熬成了风口

每个天使投资人都有自己的投资喜好,并不是见风口就追,同样也肯定会有不被同行所理解的时候。

有二十多年天使投资经验的杨向阳,是源政投资董事长。有别于IT、互联网等热门投资领域,他的投资方向显得尤为“高冷”——生物医药和高新技术。参与创办并投资了十多家生物医药、健康医疗及信息技术等领域的高科技企业,包括世界第一个肿瘤基因治疗新药——赛百诺。

十几年前,杨向阳投资的这些领域并没有人能理解。他曾对龚虹嘉说:“我跟你一样努力,只是我做的行业跟你不一样,所以我们财富差了好多个零。”

虽然投资周期长了点,赚钱慢了点,项目死亡率也高一点,但他十几年前做的干细胞、基因治疗,现在成了投资人最看好的领域。

天使就是投未来,而不确定的未来往往需要天使投资人苦熬多年。如今在杨向阳的投资组合中,又出现了“中国制造”系列,比如从海藻变石油,从海藻提取血管清道夫EPA。这可能在别人看来是东方夜谭,但是杨向阳觉得可行。“我的套路是把投资做成我的人生,我会选定一些方向,然后选定一些目标,一个一个去做就好了。”

 

沈南鹏做天使、李开复做VC,个人天使时代远去

在这个“小富靠勤、大富靠命”的行业里,天使们不但要每天大量看项目,还要具备一定的专业程度,谨防被创业者的高估值骗。对专业化和体能的要求与回报不成正比,让个人天使不得不走向机构化。

然而,机构化之后,天使又不得不面对两大难题:一是越来越多的项目已经不融天使轮了,二是老牌VC也纷纷开始做早期。

“经常有朋友给我打电话说天使阶段你们参不参与,现在你可以放心的给我打电话,我们有一个单列的红杉天使。”沈南鹏说,这是他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表态。

随着头部早期机构募资规模越来越大,也渐渐模糊了天使和VC之间的界限。李开复的创新工场九年前成立,是最早的机构化天使之一,现在ABC轮都会投,这时他更愿意被称作是VC。

从个人天使,到机构天使,再到天使+ VC,是这个“艰难”的行业一步步分摊风险的过程,而如今,无论天使、VC还是PE,都面临着来自BAT的挤压。

“我认为在BAT强大的过程中,即便做了VC也不稳妥,因为BAT创造的价值超级大,他们可以提供流量、入口、合作、变现、内部的数据等等,在这个AI时代我们做VC一定要找出自己的独特打法。”李开复说,这一独特打法,即为“VC+AI”。一方面仍然进行大量的投资,另一方面深度布局AI领域。

 

缓解焦虑,道法、佛系、自我免疫

1. 上善若水的心态

龚虹嘉一战成名的案例,是16年前245万人民币投资海康威视,如今获得2万倍账面回报。杨向阳说他是“现在在中国做天使投资投的钱很少、赚的倍数最多的天使投资人。”在90年代末他天使投资的一家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时,有很多媒体采访他的秘诀。

“我当时讲‘上善若水’。大家都不看好低处嘛,都知道有才华的人应该往高处走,但水始终是往低处流,你要在最低的地方体现你的生命力,所以往往是在这种心态下,把自己放在这个位置的时候,才有可能投出最高回报的项目。”

2. 多一点情怀

王刚用80万人民币投资了滴滴,同样获得了万倍的高回报。在滴滴估值快速上升的时候,会带给自己阶段性的快乐,但很快这种乐趣就消失了。

“人生就好比乘船,很多人拿着船票上船,没看两眼就下船了,人生也就这样过去了,我们应该争取把船票的时间延长一点。” 他认为钱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,如果为钱所累就正好相反,变成钱在驾驭你,而不是你驾驭钱。“很多人烦恼说回报率不够高,其实是给自己平添了无谓的烦恼,应该把钱当工具用,而不是当做目的。”

3. 笑对

另一次天使投资人大会上,杨向阳曾经问徐小平:你说你功成了、名就了,为什么还要选择这么艰难的一个行业?

徐小平回答“开心就好”。“跟大家聊天,谈他们的想法,谈他们的未来,这个过程我是很快乐的,我是由衷的感到快乐,坦率说遇到愚蠢的人也很压抑。但是我是会强颜欢笑,跟他们说‘你挺棒的,保持联系’。但是永远不再联系了。”